【日新月异篇】自动驾驶地图进行时

 

 

  近期,国外媒体预测2030年中国的自动驾驶汽车市场有望达到5000亿美元的规模。自动驾驶车在国内的引入和发展过程中,自动驾驶地图发挥了重要作用,资产价值超过了数十亿美元。

  自动驾驶汽车时代正在朝我们走来,全世界的科技、互联网、汽车等巨头都在这一领域展开时间与智慧的赛跑。

  这场激烈角逐的比赛,自动驾驶地图成为胜负手。因为人们在自动驾驶领域达成了共识——没有自动驾驶地图,自动驾驶便实现不了。

  自动驾驶地图作为自动驾驶的必备配件,要求在误差不大于10厘米的前提下准确显示周围路况,利用实时更新的道路交通数据以及街景数据,实现自动导航,提供最优化的路径规划,帮助自动驾驶汽车准确达到目的地。

  然而,自动驾驶需要什么地图?这在自动驾驶领域却没有形成一个统一的说法,都是各说其词。有的专家认为自动驾驶需要场景地图和全息空间地图;有的图商认为自动驾驶地图不止于高精度地图;有的车企认为自动驾驶需要安全性、定位性、舒适性高的地图……

  其实,在自动驾驶时代到来之前,不管是高精度地图,还是场景地图,亦或是全息空间地图,只要能满足自动驾驶量产的地图就是市场需要的。不然,自动驾驶只能是“空中楼阁”,无法真正走进老百姓的生活中。


TIM截图20190107172801.png


自动驾驶地图如何定义

  关于自动驾驶地图应该如何定义,专家、图商、车企都从自己的角度给出了答案。

  站在专家的角度,武汉大学测绘遥感信息工程国家重点实验室教授李必军表示,相较于拥有精确的车辆位置信息和丰富的道路元素数据信息的高精度地图,场景地图更适合自动驾驶。他认为,所谓场景地图,是以安全出行为基础,动态关联道路上各种信息,全面反映车辆位置、车辆所在道路相关特征、车辆行驶相关事件或事物的一种全要素精细化地图。与此同时,中国地质调查局副局长李朋德认为自动驾驶需要的地图是全息空间地图。“因为机器使用的地图,要求和人使用的地图是不一样的。人类可以包容错误,看到一个坎,人类可以跨过去,但机器不会。所以我们要把现实世界真正地全息再现,让自动驾驶汽车确保在全透明无障碍的环境下行驶。” 

  站在图商的角度,武汉光庭信息董事长朱敦尧倾向于用“驾驶安全地图”或者用“驾驶辅助”来阐述高精度地图。他认为,高精度地图有四大特点。第一,高精度地图是服务于机器;第二,高精度地图是可变尺度的;第三,高精度地图是动态和多维的;第四,高精度地图的很多内容信息具有非量测性。高德高精度地图团队负责人谷小丰则认为,高精度地图应该叫“自动驾驶专题图”。“换句话说,高精度地图其实是提供了一个自动驾驶环境的模型。也就是说,车辆要想顺利进行自动驾驶,必须对其周边的环境进行构建。该环境中,包括了移动物体:行人、车辆;互联设施:V2V、V2X等通信设施;高精度动态驾驶环境:是否拥堵、哪里在施工、哪里有事故、哪里有交通管制、哪里有雨雪等;最底层的静态高精度地图中,又包含了车道模型、道路部件、道路属性和其他的定位图层等。”

  站在车企的角度,北汽新能源智能驾驶高级经理王雪莹、蔚来汽车无人驾驶高级经理费贤松、戴姆勒大中华区自动驾驶部门高级经理Bernhard Morys给出了他们的答案。

  王雪莹表示,无论是ADAS还是自动驾驶触及到一些功能和要应用到一些场景的时候,地图不可或缺。费贤松认为,自动驾驶地图需要高精度地图,且是能够被自动驾驶汽车读取的地图。传统的导航电子地图更多的是被人读取,而高精度地图更多的是为了定位自己方便自动驾驶汽车读取。Bernhard Morys的答案同样是高精度地图。显然,高精度地图已成为车企的首选。


寻求自动驾驶地图市场破局之路

  在中国,自动驾驶地图正面临着技术、资金、合作生态与本土化的高门槛,只有综合素质和落地能力都非常强的团队,才能把握好这个巨大机会。纵观国内自动驾驶地图市场,入局者纷至沓来。一方面,传统图商凭借经验积累和技术沉淀对自动驾驶地图“紧咬不放”;另一方面,占据资本和数据优势的互联网图商“虎视眈眈”。阿里巴巴收购高德踏入自动驾驶地图市场;上汽注资中海庭,打造高精地图大生态……

  传统图商依然将安全视为是自动驾驶地图生产中最应该关注的问题。如何解决安全问题的最核心一点就是感知与决策之间的关系,从地图感知的概率到公众关注的安全问题这中间存在的差距是他们最应该解决的问题。

  但除了技术上的突破,目前的高精地图市场更像是资本与数据的舞台。无论是从国外引进先进测量设备的高德,还是拥有全国最大规模采集车队的百度。互联网图商在设备和大数据上更具有优势。但如四维图新这样的传统图商已经将眼光放向了利用地图、动态交通、云端、应用端到车载系统的一系列配套服务建立自动驾驶地图大生态路线。而在其他企业还处在展示技术的阶段时,如宽凳科技这样的初创企业已经能够拿出成型的产品,在自动驾驶地图从概念化走向量产化的道路上迈出了一大步。

  无论是以何种身份、何种目的走入自动驾驶地图市场,从中海庭、高德、百度、四维图新等企业自动驾驶生产线中,能看出真正做出成果都是那些在“千篇一律”中寻求破局生机的企业。


中海庭携手上汽,发力自动驾驶市场

  在自动驾驶争取的道路上,武汉中海庭数据技术有限公司(下称中海庭)做到了领先一步。2017年9月28日,上汽集团全资子公司上汽(常州)创新发展投资基金有限公司与中海庭签订《增资协议》、《股东协议》,各方同意中海庭引入上汽集团作为战略股东,双方将以武汉光庭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及旗下的中海庭为合作平台,共同开展高精地图数据建设。

  在接受了上汽的战略性注资后,专注自动驾驶技术的中海庭在解决资金、政策、人才、技术和商务模式等方面遇到的瓶颈的同时,能够在近两年专注于数据积累和能力建设。

  中海庭常务副总经理罗跃军总结了中海庭与其他图商之间的不同和优势。“我们的优势在于在高精地图上建立起了数据的生态链。”与百度等新兴的互联网图商相比,尽管中海庭在高精地图技术上起步较早,但在数据的制作效率和人工智能应用上,互联网图商存在明显的优势。

  “未来的高精地图,并不止步于数据的采集。在使用过程中不间断的更新才是最重要的。”只有建立起数据大生态,才能维持高精地图后续源源不断的更新和发布。中海庭的最大优势在于已经建立起了自身的数据大生态,接下去的目标就是逐步完善高精地图绘制的核心技术。

  “我们和其他图商不同在于,除了在技术上的积累,更具有建立整套产业链的能力。中海庭除了能为合作方提供数据,自身还会有数据的应用。我们通过自身数据应用的终端,最后能为自动驾驶提供无缝衔接的数据服务。”罗跃军说。

  与上汽的合作并不意味着中海庭在技术输入方面阻断与其他地图公司的交流。

  从技术应用的角度来讲,中海庭会向所有的汽车厂商开放,以授权取代支付硬件费用的形式,以此降低高精地图的使用成本。

  “中海庭仍然需要具备自我造血的能力,因此我们并不排除与其他所有车厂合作的可能性。”罗跃军展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