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测天绘地篇】科学救援,测绘先行

 

 

  2008年,汶川地震发生后,测绘部门第一时间主动把相关地图资料送去应急指挥部门,不料却被对方反问,“你们现在有多少帐篷、推土机?”他们说,“这些资料我们暂时不需要。”

  那时候,在灾难应急方面,我国相关部门还没有完全形成科学救灾的概念,大家根本不知道测绘需要先行。

  2013年,芦山地震发生后,相关部门首先想到的就是测绘,要求测绘部门第一时间拿出灾前灾后相关影像图,供救援决策使用。

  2008-2013,5年时间,测绘部门从体系建设、装备提升方面,不断完善应急救援相关工作。同时企事业单位都对应急救援有了深入探索与研究,他们目的只有一个,用行动证明:科学救援,测绘先行。


测绘救援_副本.png


让测绘高科技服务政府决策

  2008年的汶川地震,因没有相应的预警机制,测绘系统虽第一时间响应,却未能在第一时间提供灾后影像图。

  2010年的玉树地震救援中,灾后遥感影像赶在了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前往指导灾区工作之前,为温家宝总理的救援指导提供了科学决策。

  雅安芦山地震发生的108分钟,遥感飞机便升空作业,执行芦山地区地震灾情遥感监测任务,为当天下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部署救灾工作提供决策依据。

  而之所以能在短时间内提供灾后测绘成果,除得益于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下称国家局)自2008年汶川后建立了测绘应急保障的快速反应自动生成机制外,还得益于测绘技术的进步。

  汶川地震后,国家局在不断更新完善全国基础地理信息数据库的同时,安排部署了测绘轻型无人机航摄系统与测绘应急监测车的研制。其中,轻型无人机航摄系统建设是完善测绘应急保障体系较为关键的一环。在玉树地震、舟曲泥石流以及芦山地震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国家局:测绘应急保障国家队

  每逢大型应急保障项目,必有他们。从技术保障,到产品提供;从无人机测图,到卫星影像;从PixelGrid影像处理软件到SAR测图技术……他们将最先进的技术用在此,以期在最短的时间内,提供最好的产品,让测绘发挥最大化作用,指引科学救灾。

  中国测绘科学研究院作为国家局旗下的技术支持单位,堪称测绘救援的“幕后推手”,为应急救援提供SWDC数字航摄仪、无人机航测遥感系统、机载多波段多极化干涉SAR测图系统、PixelGrid高分辨率遥感影像数据一体化测图系统等软硬件系统,为地震应急测绘保障提供了数据获取、数据处理和应用服务等全流程解决方案。

  而国家基础地理信息中心则在应急救援工作中,主要起信息出入口的衔接和纽带作用,承接相关部门需求信息的汇总及数据成果的出口任务,每当应急事件发生后,快速出图是他们的第一任务。

  天地图作为新兴的平台,在芦山地震中也起到实时发布灾区地理信息数据,并向央视抗震救灾直播频道提供24小时地理信息服务的作用。


四川局:测绘应急先锋

  汶川地震后,四川省测绘地理信息局(下称四川局)用5年的时间建立了完善的体制和规范的日常演练,让5年后的芦山地震再次发生时,能够第一时间响应——震后两小时,完成抗震救灾专用图编制;震后7小时,顺利获取核心灾区第一批高分辨率无人机影像。为相关领导科学决策提供宝贵依据。同时,在完成第一阶段的应急救援图外,还及时发布灾害点等灾情信息、全面服务重建规划、全方位提供成果和技术服务。

  对四川局而言,在应急救援事件中,测绘作用的凸显,带来的直接好处,让四川局明显感觉到了 “地位”的变化——“现在每次减灾防灾专项规划会议时,总要测绘部门到场”。


企业:救援的另一主体

  大的应急救援事件前,企业力量不可小视。他们是国家力量的补充,也是某些关键技术的提供方,因为有他们的全面参与,应急救援更快速、更全面。

  2013年4月20日的芦山地震中,无人飞机大放异彩,为灾后应急救援提供了大量现场影像,让决策者、救援人员及电视机前的观众等所有人第一时间看到了灾后情况。

  这些无人机的研发和技术支持单位,正是中国测绘科学研究院中测新图(北京)遥感技术有限责任公司。地震后,他们迅速启动应急响应,派遣公司技术骨干携带无人机相关易耗易损件赶赴灾区现场,与四川局执行紧急任务的队伍汇合,在技术、人员、装备上提供全面支持。

  然而,有业内人士指出,地震发生后,所有企业一哄而上,将空域占领,反而导致真正的救援“国家队”飞机空域协调困难,此外,无组织无秩序救援的结果,会导致要么飞行下来的数据并非重要区域数据,用不了;要么与其他公司数据重叠,用不上。“既浪费资源,又耽误救援”。

  因此,业内人士认为“他们为国家作贡献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是如果不是有效组织,可能反而适得其反”,如何用好企业力量,不盲目、不过度,将企业纳入应急体系,与政府部门一起,共同参与应急救援,是相关部门应思考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