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度量人生篇】陈永龄: 中国大地测量学的开拓者和奠基人

 

 

  担任中国测绘科学研究院第一任所长的陈永龄在测绘界广为人知。他既是一位德高望重学识渊博的大地测量科学家,也是一位苦心耕耘、严谨治学的教育家。他留学回国后,为促进测绘科学的发展,与夏坚白、王之卓等合作编写的测绘方面的大学丛书,对于中国测绘事业的发展和测绘教育起到了积极作用。

 

1989年11月27日陈永龄参观测绘研究院成立30周年成果展-2_副本.jpg


学成归国投身教育事业

  1910年11月8日,陈永龄出生于北京。1927年,他考入清华大学土木工程学系,后转入上海交通大学土木工程学院继续学习,1931年毕业后回到清华大学任教。1934年8月中英庚子赔款董事会招考第二届公费留学生,陈永龄被录取去英国伦敦大学帝国理工学院土木系学习大地测量专业并获得硕士学位。1935年7月又转赴德国柏林工业大学测量学系学习并获得工学博士学位。

  1939年秋,陈永龄学成回国。他先后在清华大学、同济大学、中央大学、中山大学、岭南大学授课。1951年,陈永龄出任岭南大学理工学院教授、院长,成为该校第一位中国籍院长。随后,他还担任了华南工学院副院长、武汉测绘学院副院长兼大地测量系主任。1959年被调入北京,担任国家测绘总局总工程师兼测绘科学研究所所长等职务。

 

亲自选址筹建武测

  1956年,当时高教部决定筹建武汉测量制图学院,陈永龄认为,这个决定对发展中国的测绘教育和科技事业影响深远,因此不仅亲任武测筹委会副主任委员,还积极参与主持武测的筹建工作。

  1956年建校后,陈永龄任武测副院长兼天文大地测量系主任。他身居领导岗位,仍亲自担任课时较多的大地测量学教学任务。他编写的讲义内容新颖,资料翔实,概念清晰明确,实例突出。他在讲台上流利潇洒,能把比较枯燥无味的内容讲得生动活泼、深入浅出、重点突出。他声音洪亮,板书工整,每逢他授课,许多进修教师争先前往,教室常常座无虚席。

  在他的直接领导下,武测第一年就招收了副博士研究生,并亲自担任了研究生的指导老师。他主持制定了武测的《1956-1957学年工作纲要和教学科研工作计划》和《1957年科研工作计划》,并在1957年举行了武测第一次教师科学研究讨论会和学生科学报告会,同年创办了《武汉测量制图学院学报》,这些工作都为该校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关心教师成长,培养栋梁之才

  陈永龄既是一位博学多才的学者,也是一位德高望重、关心青年教师成长的长者。1957年4月,他在武测校刊上发表的题为“与青年教师谈进修问题”一文中指出:“只有教师不断地提高自己的政治和业务水平,才能使高等教育质量不断地提高,才能使中国的科学技术迅速赶上国际水平。”他亲自和青年教师共同讨论制定教学方案,帮助他们选择教材,向他们传授教学方法,鼓励青年教师大胆工作,并让他们在实际工作中锻炼成长。

  陈永龄还亲自为身边工作的青年教师制定学习、进修规划,为他们提出努力目标,指明研究方向。他告诫青年教师,学习进修要以所在教研组的专业内容为方向,一开始不要好高骛远,要加强培训树立牢固的基础。他专门抽时间为青年教师补课,就是在外地出差也不忘对青年教师的培训。在陈永龄的教育培养下,这批青年教师不但是各单位教学、科研的骨干,部分佼佼者已成为中国测绘事业的栋梁之才。

 

招贤纳士筹建测绘科学研究所

  1959年,陈永龄调到北京后,担任国家测绘总局总工兼新组建的国家测绘总局测绘科学研究所所长。他招贤纳士,自力更生、在筹建测绘研究所短短的几年内,就建立起大地、航测、制图、地名、电子和情报等研究室,并帮助这些研究室确定方向,制定科技发展目标和中、长期发展规划,指导研究室不断壮大科研力量,快速开展工作。

  他对研究所青年不但言传,而且身教。有位刚从大学毕业分配来研究所从事翻译工作的青年,因不懂专业,加上语文水平较低,译出来的文章水平不高,他以一个长者身份,找他到自己的办公室,耐心细致地帮助,逐字逐句地给他修改译文。

  陈永龄还积极参与《1956—1967年国家最重要科学技术发展规划》的国家级测绘项目计划的制订,提出了诸如大地测量法式的制定、各种测量基准的建立、天文大地网的整体计算和地球形状的研究等一系列战略性课题,为发展大地测量科学技术指明了方向。1962年他主持制定了全国包括大地、航测、地图制图、工测、仪器等专业共16个中心问题、66个主要项目的发展规划。中国科学院院士、国家测绘局科技委员会主任陈俊勇在谈及陈永龄那个时期所做的工作时也尤为敬佩。


1999年11月8日陈俊勇、宁津生、许厚泽等10多位院士到陈永龄家祝寿后与其夫妇合影留念_副本.jpg

1999年11月8日,陈俊勇、宁津生等10多位院士到陈永龄院士家祝寿后与其夫妇合影留念


学术研究成绩斐然

  上世纪40年代,陈永龄致力于大地控制网的布设理论和中国地区地球大地水准面方面的研究,首次发现了起自西伯利亚经过我国东部地区一直延伸到缅甸和马来西亚半岛的大地水准面上翘带。在领导闽赣铁路路线的勘测工作时,他提出利用航空摄影的方法对要穿越许多高山峻岭的线路进行勘测,取得了满意的效果,为以后中国铁路航测工作的发展奠定了基础,成为把航空摄影测量技术应用于中国铁路路线勘测的创始人。

  20世纪60年代初,我国正在大规模进行国家大地控制网布测时,作为总工程师的陈永龄就开始组织力量研究我国天文大地网平差问题。他在对天文大地网整体平差理论和技术方案的研究中,发现“1954年北京坐标系”所根据的椭球及其定位与中国大地水准面的差距较大,沿海地区最大达68米,天文大地垂线偏差在东部有规律地由西往东倾斜。并论证了我国选择椭球大小及定位不够理想,远见卓识地提出重新选择与我国大地水准面最佳拟合椭球及其定位,由此建立新大地坐标系。这项巨大工程在1982年完成,经整体平差后的我国天文大地网精度得到了提高,在完成时间、规范、精度以及所采用的理论和技术等,在当时都属世界前列。

  之后,在他的指导下,我国于1975年测得珠峰海拔高程值为8848.13米。这一测定结果的精度超过国外历次测定的水平,并得到国际上的公认。

  陈永龄在近60年的测绘高等教育、科学研究和生产技术等方面都做出了突出业绩。他是集教育、科研和生产技术于一身的大地测量杰出的学科带头人,对当代中国测绘事业的建设和发展有着不可磨灭的功绩,被誉为我国大地测量学的开拓者和奠基人。

  1980年11月,他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地学部学部委员。1990年,经国务院批准,他享受政府特殊津贴,并在1998年召开的中国科学院第九次院士大会和中国工程院第四次院士大会上,陈永龄荣获中国科学院资深院士称号。

  2004年8月15日13时18分,陈永龄先生在北京逝世,享年93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