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度量人生篇】夏坚白: 当代中国测绘事业的先驱

 

 

  作为我国测绘界老一辈著名的科学家和教育家,夏坚白为中国测绘教育事业和科学事业作出了卓越贡献:

  上世纪四十年代,夏坚白与陈永龄、王之卓合著一整套四部大学测量学教科书,弥补了当年我国测绘教材的空缺;

  上世纪五十年代,夏坚白发起和主持创建了武汉测量制图学院(后更名为武汉测绘学院和武汉测绘科技大学,2000年并入武汉大学),为我国培养大批高级测绘人才; 

  文革期间,夏坚白不顾个人安危,为恢复武汉测绘学院,他上书周恩来总理,并在我国较早研究卫星大地测量,率先介绍该学科的国外新理论新技术,促进了我国卫星大地测量事业的发展。

  ……

  他富有传奇色彩的一生,他对当代中国科学与高教事业的无私奉献、突出业绩和高风亮节,值得我们敬仰和学习。


夏坚白_副本.jpg


竹木行学徒“变身”工学博士

  1903年11月20日,夏坚白出生在江苏省常熟县吴市乡一户自耕农家。8岁时,其父为摆脱家庭困境送夏坚白进吴市乡私塾启蒙,靠半农半读念了三年私塾及三年小学;14岁时,他被送进常熟浒浦镇秦记竹木行当学徒。

  1921年,夏坚白就读于上海中华公学。1925年10月,他以高分考入清华大学工程学系,成为该系首届本科生。1929年7月,夏坚白顺利毕业,获理学学士学位,并被留校任应用天文学助教。在校期间,夏坚白了解到当时我国大学所用的理工教材主要是外国的外文教本,而极少有中文版的本国教科书。于是,他于1929-1931年依据国外相关教科书并结合中国实际编著了我国现代第一部《应用天文学》专著,成为我国上世纪30-40年代重要的大学教材。

  1934年夏,他经过严格考试筛选,被录取为第二届中英庚款留学生,与同窗一行26人赴英国留学。1935年7月他获得英国伦敦大学文凭;随后在中英庚款董事会副董事长李四光帮助下,与同窗陈永龄、王之卓转赴德国柏林工业大学测量学院深造;1937年7月,三人均获该校特许工程师文凭;继而他在德国著名学者白莱奈克教授指导下攻读大地测量博士学位。1939年4月,夏坚白获柏林工业大学工学博士学位。学成之后,夏坚白、王之卓、陈永龄相继离开德国,远渡重洋返回祖国抗日大后方云南昆明,与国人一起抗战救国。


投身测绘教育事业

  1939年10月,夏坚白归国后被同济大学聘为副教授,讲授普通测量、测量平差、实用天文学等课程。

  那时候,在全国各国立大学中仅有同济大学设唯一一个测量工程系,肩负着振兴中华测绘事业的使命。来到学校后,夏坚白深感我国大学中文版测绘教科书之奇缺,即与同在昆明任教的陈永龄、王之卓合编了《测量平差法》一书,以满足教学急需。

  1940年8月,中国地理研究所大地测量组在四川北碚成立,夏坚白被调任为副研究员。期间,他主持了水准测量等课题;创办了我国当代最早的测绘学术刊物《测量专刊》和测绘科普刊物《测量》。 

  1941年5月,夏坚白应聘重返同济大学任测量工程系教授。抗战胜利后,夏坚白于1946年11月被调任南京陆地测量局第二处少将处长,主持全国测绘人员业务教育和地图测图事宜。1948年7月,他辞去陆地测量局少将处长之职,第三次应聘到上海同济大学任教授,并以教务长之职代理校长执掌学校;同年12月4日出任同济大学校长。此时,在国民党政府即将全面崩溃之际,夏坚白联合上海各大学校长们与国民党当局进行合法斗争,拒绝当局逮捕令,严词抗议军警进校搜捕进步师生,掩护同济工学院院长、著名桥梁专家李国豪教授等逃脱了缉捕,劝说同济测量系主任叶雪安教授等留在上海迎解放,将分散在不同行业的方俊教授等聘到同济大学加以保护。

  夏坚白还临危组织师生员工和家属转移疏散,安排无家可归的学生留下护校,将仪器、设备、图书档案等全部安全转移,这为新中国保护了珍贵的人才,且保留出一所完好的同济大学。

  上海解放后,夏坚白被任命为同济大学第一届校务委员会主任委员,主持全校工作。他立即领导全校师生员工响应上海军管会的号召复课复业。同时,在他的支持下,同济大学进行了课程改革和院系调整,将同济大学改造成全国知名的土建类大学。


1938年,王之卓(左一)、夏坚白(右一)、陈永龄(右二)、黄维恕(左二)在罗马列席第五届国际摄影测量会议_副本.jpg

1938年,王之卓(左一)、夏坚白(右一)、陈永龄(右二)、黄维恕(左二)在罗马列席第五届国际摄影测量会议


创建武汉测绘学院

  新中国成立后,我国测绘教育事业虽然有了较大的发展,但仍满足不了经济建设的需求。为此,在1955年6月,国务院决定筹建高等测绘学院。随后高等教育部主持召开了武汉测量制图学院第一次筹备委员会会议,宣布将同济大学、天津大学、青岛工学院、南京工学院、华南工学院所有测绘专业集中,汇集大部分测绘专业师资,统一调拨高等系统测绘仪器设备,并以青岛工学院基础课、公共课师资和行政干部为基础,建立武汉测量制图学院。夏坚白任武汉测量制图学院筹备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主持学院的筹建工作。

  这一年,夏坚白出席了中国科学院学部成立大会,并当选为自然科学学部委员。

  1956年9月1日,武汉测量制图学院在短短一年里就平地起家建成开学,创造了奇迹。  这一年11月,国务院任命夏坚白为学院主持全面工作的副院长;1958年7月,国务院又任命他为院长,直到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发前。

  此后,为了将学院办得不仅在中国有名气,而且在世界上有名气,夏坚白首先远赴外地亲自登门邀聘测绘专家学者来校任教,增强师资力量;其次,夏坚白在院务委员会上对加强团结、交流教学经验、提高教学质量、加紧制订各项规章制度等工作作了全面布置,同时对科研工作也做了布置。此外,为开设新课,夏坚白派青年教师到上海、北京等地有关科研单位学习计算机。 

  在一系列措施下,学院得到了发展。从建校之初仅设的工程测量、航空摄影测量与制图、天文大地测量三个系,和设工程测量、航空摄影测量、天文大地测量、制图学四个专业,1766名学生,发展到1966年初拥有5个系、8个本科、1个专科专业、约3000名在校生的测绘专业大学,为国内外培养了大批高级测绘专业人才。


上书周总理恢复测绘体制

  正当夏坚白为武汉测绘学院呕心沥血的时候,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当时,国家认为测绘是属于高度机密的资料,只能允许部队能搞,地方不能搞。于是,在1969年11月,国家测绘总局及测绘研究所、武汉测绘学院被撤销。

  之后,夏坚白为恢复武汉测绘学院而奔走。1972年,他上书周恩来总理。信中,他向总理建议恢复武汉测绘学院,以期承担测绘专业人才的培养和研究工作的展开。

  1973年3月6日,周恩来总理作了调整测绘部门体制的批示;同年5月30日,国务院和中央军委发布通知:重建武汉测绘学院。 

  1974年4月,夏坚白回到了重建的武汉测绘学院,立即建议学院进行卫星大地测量理论与新技术研究。

  1977年10月27日22时15分,夏坚白因患癌症医治无效,在武昌与世长辞,终年74岁。临终之前,他为自己即将诞生的孙女取名为“正华”,希望孙女继承爷爷的遗志,做正直的人,振兴中华!